《驻颜》恐怖故事

早晨,我对着镜子,看着脸上出现的第一道皱纹呆了半天。

呵,开始老了吗?毕竟三十多岁了,要是不会衰老该有多好啊!可是,这可能吗?看来是工作的太多了,不行,我要去美容院好好的整理一番。

现在!上班去,在那里我便是女王,哎,粉底又要多上一层了,只有这样才能盖住那一处微微皱在一起的皮肤,听朋友说最近新开了一家美容院,技术还不错,名字也很有意思叫——‘驻颜’。

“早上好!”我微笑着跟我的下属们打着招呼。

“主任好!”她们同样热情的回应着我。

每天上班下班的,果然老的很快,坐在电脑旁手里捏着‘驻颜’的传单,嗯!决定是,不能再这么老下去,衰老,那是每个女人的噩梦!

“喂,莉莉吗?明天周末我们去做美容吧!”我call下闺蜜莉莉,她和我一样,早为那几根该死的皱纹愁了许久。

“好的,就去‘驻颜’吧,我去过一次效果挺不错的。”

哎!莉莉的言语中透露着她经常去美容院的事实,啧啧,看来我也要像一回女人了。

黑色带金德墙面,四周是黑晶的大理石铺成的台桥,二个血红色的大字‘驻颜’,不得不说光是这店面就足够吸引人的了。瞧,门前还站着两位秀色可餐的佳人。

“欢迎光临!”音色甜美撩人,声线婉转低回,魅力十足。

推开门走了进去,不,应该是被牵着进去的,里面没有光亮,像是走进了一个漆黑的笼子。

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开灯呢?”

还未待两位佳人开启朱唇,莉莉便抢着说道:“哎呀!我第一次来时也是这么问的,她们说这是美容的必要,美容时光线会刺激到皮肤,便不能使得乳液更好的渗透进皮肤里了。”

我带着微微的不解,照这么说是不是我们在家里也不能开灯?那么太阳光呢?会不会对皮肤的伤害更大啊?我任由她们牵着进去……

坐在椅子上,有一个平稳的女声传过来:“欢迎来到驻颜,这是配合美容所需的饮料,没有副作用的。”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看见莉莉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我便端起了杯子,闻了一下,好像带点丝丝薰衣草的味道,又夹杂了一丝血腥味,随即又不见了,喝下去后我被扶到躺椅上睡着了,莉莉好像在我旁边吧?好像是的,应该是的……

有一双纤细却很冰凉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我的太阳穴,轻轻的揉着,渐渐的我的睡意一阵阵的袭来,隐隐约约中感觉有冰冰凉凉的液体被涂抹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拍打,柔柔的按摩,脸上的气味也和药水的一样恍惚间也有一丝血腥味,却不让人作呕。

有一名清亮的女生轻呼了一声:“小心!”

后面的事我就没有意识了,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很轻松,很舒适,摸摸脸蛋那是少女独有的水嫩质感,滑滑的,这种感觉早已多年没有感受到了,甚至有种感动的错觉,对,不是错觉,就是感动。

依旧是那两位佳人拉着我们送到了门口,甜甜的笑容印刻着天真与无邪:“欢迎下次再来!”

我和莉莉点点头笑着走了出去。

回到家发现中老公早就回来了,他盯着我看了许久惊讶道:“咦?老婆,我怎么发现你变漂亮了啊?”

我望着他满脸喜悦的脸,轻轻说了一句:“是吗?下午去做美容了,效果还不错。”

接着换鞋进房,看着镜子里的女人,摸摸脸蛋,好像真的有效果呢!好神奇的美容院,好神奇的驻颜术。

这是什么驻颜术呢?如果我知道该多好啊,这样我就可以随时在家里做了。

上班,打卡,人事部的小职员看到我惊叹道:“岚姐,你的皮肤保养的皮肤保养的好好哦,真羡慕,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教教我们啊!”

我心里乐滋滋的,年轻就是好啊!

看着她们又使羡慕又使嫉妒的目光我很是满足,至少到这一刻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别人夸赞呢?

我告诉她这是去“驻颜”的效果,看着她们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含笑走进办公室,于是整个上午办公室里的女人都被‘驻颜’吸引了,就连很多男的也侧着耳朵。

我咳了一声:“上班时间,认真工作!”

顿时办公室鸦雀无声。

上网浏览新闻,今天的头条居然是XX公安局接到数起儿童失踪的案件,目前已经有27名了,我有点想不通,丢了这么多的孩子,公安局居然还没有破案,干什么吃的?不过这些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好好工作,早做完早下班,下午还约了莉莉去做美容呢。

“喂,莉莉?你怎么了?”

“呜呜呜……岚岚,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呜呜……我下午上班吃了一会,到幼儿园时青青就不在了,怎么办啊,呜呜呜……”

听完,我的疲惫感突然没有了,想起几小时前看的那篇新闻,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里咯噔了一下,像是触及到最深处的恐惧,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

挂了电话立马打给老公:“喂,老公啊,小格回来了吗?”

拿着手机的手不知觉的出了一层汗。

“回来了啊,怎么了?”

幸好,幸好,回来了。

“没事啊,问问而已。”

问了小格的事之后,我又立马打电话给莉莉让她赶快去报警,下班之后我急忙去找她。

半小时后,我到了公安局,莉莉上来就跟我说:“第二十八个了。如果青青真的出事了,我也不活了……都怪我,好好的加什么班啊,都怪我,都怪我……”

莉莉在一旁喃喃自语,妆花了,眼肿了,手颤抖着,我搂着她的身体居然也在跟着颤抖,第二十八个,第二十八个……

自然而然下午的美容取消!我打了电话去‘驻颜’告诉他们美容延迟,突然觉得很累,拖着沉重的步伐,送莉莉离开了家,我也决定今晚陪着她,她的状态让我很不安,青青是她的命啊!

接连几天,我觉得起色很差,镜子里的我似乎又回到了做美容之前的状态,甚至比那时的还要差,更多的皱纹。我还是决定去做美容,我不想再变成满脸皱纹的样子,绝对不要!

我要年轻,我要美貌,我不要衰老,我要日落月升的交替时光与我无关。

想着便行动,急忙拉开包,掏出手机:“喂,我今天去做美容。”

下班后,我开车到了‘驻颜’。同样的迎宾小姐,同样的程序,同样的饮料,不同的味道。这次好像是青苹果味道的,整个房间漆黑一片,但是我却感觉到了紫罗兰的香气,很怡人,更醉人。

一双冰凉的手娴熟的按捏着我的太阳穴。奇怪,我好像又要睡觉了,究竟是香气太醉人,还是……算了,好困哦,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又是那种舒服的感觉,几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嗯,摸摸肌肤,肌理的纹路脉络梳的如此清楚,这哪里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佳人牵引着我走出去时,我顺便问了下:“你们这护肤品是用什么牌子的啊?我可以买点自己回去做吗?”

两位女孩相视一笑,然后甜甜的告诉我:“美女,不好意思啊 ,这是本店的法宝哦,从不外卖的。”

失望的走出店外,心里想着这店也不远,有空就过来吧,买不到就是算了吧。说不定我自己还弄不好呢?

又要去陪莉莉了,苦命的女人。青青……哎,我可不要变成这样,突然想起了小格,我在心里暗暗的想,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小格保护好了,当然,当然,皮肤也要要,不能衰老,千万不能衰老。

“老公,如果我突然变老了,你会离开我吗?”我搂着老公的脖子,微笑着问他。

他故作深沉的想了一下:“怎么个老法呢?”

“就是一夜之间满脸的皱纹啊,变成了老太太一样”我天真的说着。

“哈哈,那就不要喽,我才不要天天跟一个老太太在一起呢同床共枕呢!”说着他便起身倒水。

我皱眉,不愿意吗?可是我好爱你呢?也对,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衰老的吗,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驻颜’倒闭了,而我,一夜之间变成了满面鸡皮的老人……仅仅在一夜之间。

因为那个梦的缘故,早上起来连班都没上就直接开车去美容院了,快速的拿包,换鞋,仿佛我迟去一秒钟就会变老一样,这次我没有喝那杯带有特殊味道的饮料。

更让人惊奇的是,帮我按摩的那双手的主人跟我说话了,同样冰冷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暗哑:“林女士,你感觉驻颜怎么样啊?”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楞了一下才开口道:“很好,就是有一点,屋子里没有光亮,感觉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不过,我还是佩服你们的技术啊,效果真好。”

“呵呵,这算什么啊,这种引子不算是最好的啊,至亲的血液方能炼造出完美的容颜……”她幽幽着说道。

或许她以为我睡着了吧,可是我清楚的很,我一字也没听漏。

“至亲的血液方能炼造出完美的容颜!”

“至亲的血液方能炼造出完美的容颜!!”

“至亲的血液方能炼造出完美的容颜!!!”

这句话至于融进了我的骨血里,与我成为一体。

渐渐的,我迷上了‘驻颜’,爱上了‘驻颜’爱上了那双冰凉的手,爱上了冰凉的声音,我仿佛回到了二十岁时的样子,不仅仅是脸蛋回去了,连感情也回去了,我找到了初恋的感觉,与那双冰凉手的主人,终于,她也爱上了我。

连老公也越来越疼我,我到哪里参加聚会焦点永远是我的脸,我很高兴,也很得意,别人问我怎么保养的,我总是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最多说句只要平时注意睡眠便可以了。

我不要他们比我漂亮,我不能告诉她们‘驻颜’的存在,别人还好,但她们是与我最熟悉的人,以前我总是没有他们好看,现在,我要越过她们,把她们远远的甩在后面。我的皮肤,是她们比不上的,哈哈。好开心哦。

圣诞节,我很怕冷不想出去,在家看电视吧,又是新闻时间,依旧在报道新的儿童失踪案,好像又丢了几个孩子吧,我不禁哑然失笑,可笑的警察,可怜的孩子,关灯,睡觉!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开车去驻颜,可是为什么会有警察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家好,我是都市新闻的记者,最近多起儿童丢失案件至于侦破,凶手就是我身后的这家美容院……”

记者说了什么我已经没听清了,因为我看到了原来打开的的美容院是这个样子的:二个吧台,上面放着我天天喝得饮料,都是血红色的,三把躺椅,旁边的柜台上放着各种皮质的东西,然后就是血,全是血,地上是的,浴池里也是的,上面漂浮着许多的花瓣,这就是美容精品?我居然一点也没感觉恶心,二是激动与兴奋,以前和她在一起时无论是怎么样的激情中她也紧咬牙关不肯告诉我真正的‘驻颜术’……

而我也终于在白天里见到了那双手的主人,每夜与我水乳交融的女人我居然连她真实的样子都没见过,她是一个单薄的女人,一双细长的凤眼足以让别人忽视其他的一切,她一直在注视着我,目光中却不是爱欲,也不是渴望,仿佛每晚和我交缠的人不是她。

我们终于,终于在眼光下见面了。

她走了之后我感到无端的恐惧,不仅仅是失去她的恐惧,更多的是我的脸,怎么办?正应了那个梦境,驻颜消失了,是否结局也与那个梦境一样,一夜之间,我衰老的不成人样……不能,不能,不能……

“本市最严重的儿童绑架案件已侦破,丧心病狂的美容店,用儿童的鲜血做药引帮别人做美容,这是人类所不能容忍的残忍行为……”

看着主持人发表的演讲,我开始仇恨起这个社会,我已经一个月没出去了,因为正如我所担心的,驻颜被查封了,我的脸……我的脸,终于不再年轻,而使更快速的衰老,驻颜,驻颜……

这时,小格不小心打翻了盘子,正用惊恐的眼光看着我,怕我责怪她,而我看着小格娇嫩的皮肤,想起了那夜她对我说过的话。

“至亲的血液方能炼造出完美的容颜!”

于是我温柔的笑了,像小格招了招手,看着他快乐奔跑过来的小身影,我这一次真的发自内心的笑了。

……

我叫于卿,今年34岁,我的皮肤很差,工作太忙了,我觉得我应该去做美容了,看着身边的女人个个流连在各个保养中心里我的心终于动了。

听说十字街新开了一家美容院,老板是个惊艳的女人,皮肤细腻的能掐出水来,装店名也别出心裁,好像是叫‘驻颜’吧,好像是的,应该是的……

故事分类

恐怖故事•猜你喜欢

实用查询

汉语字典 汉语词典 成语大全 英语单词大全 英语近反义词 英语例句大全 在线组词 近义词大全 反义词大全 英文缩写大全 故事大全 造句大全 简繁字转换器 拼音在线转换 数胎动 安全期计算器 排卵期计算器 孕产期计算器 怀孕40周 2022年清宫表
©2022 小娃子  版权所有  小娃子 育儿生活实用查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