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故事荟

  纵横骗场数十年的老呆有了新计划,他要逼金盆洗手的搭档重入江湖,更要骗得富家女的万贯家产,为了达到目的,骗术高超的他设下了一个惊天——
  
  1。两个骗子
  
  在爱城有两个骗术极其高明的人,他们是天底下最好的搭档,只要他们联手,没有谁可以从他们的骗局中幸免。他们中年纪大的那个叫老呆,年轻的那个叫阿瓜。
  
  因为接连设置了好些个成功大骗局,他们搞了大笔的钱财,足够享用一生。为此老呆总是把手伸进怀里摸来摸去,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阿瓜知道,他准是在摸他胸前的那七颗黑痣。老呆很为自己胸前的七颗黑痣感到骄傲,他说那是北斗七星痣,是他的“福痣”。
  
  就在老呆筹划着再搞一个惊天大骗局时,阿瓜却突然说他要金盆洗手,不干了。
  
  “为什么呢?”老呆难以理解。
  
  “我厌倦了。从十二岁行骗到现在,骗来骗去整十年,我厌倦了!”阿瓜说。
  
  “厌倦了就不干了?”老呆无法理解,他嗤笑说,“就像铁匠打铁医生行医,我们是骗子咋能不行骗呢?行骗是我们的职业呀!”
  
  “反正我不想干了。”阿瓜的态度十分坚决。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们是搭档啊,你不干了,我咋办?”可是无论老呆怎么劝阻怎么挽留,阿瓜还是态度坚决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他。
  
  阿瓜离开老呆后,来到了偏僻的秦村。吃穿不愁,过得倒也悠闲。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三年后的某一天,老呆突然到访,替阿瓜想起了他缺少的是个什么。
  
  “一个女人!”老呆说。
  
  对,是一个女人。得有人爱自己,自己得去爱一个人,得有个菜园子,一个温馨的厨房,阳台上得搁着一个摇篮,摇篮里躺着自己可爱的宝贝……这一切,只有女人可以给自己。
  
  阿瓜对自己能有个女人很不自信。他怕自己情不自禁欺骗人家,更害怕遭遇像自己这样的骗子。最重要的是,面对自己心爱的人,面对自己向往的生活,怎么可以隐瞒自己是个骗子的过去呢?要命的还有,如果孩子和爱人问起来呢?他们问“你过去都干过些什么啊?”“你从来没做过缺德事么?”又该如何回答?
  
  “小老弟,这个女人你只能假装爱她。”老呆说。
  
  “什么意思?”对于老呆的到来,阿瓜并不欢迎,他想把自己和老呆彻底割离,再不要卷进他的生活里去。
  
  “小老弟,我要说出她来,天下所有的骗子都会为她着迷的!”老呆告诉阿瓜,有那么一个女人,名叫阿夏,她美丽得就像正午盛开的荷花。对于骗子来说,她的动人之处还在于她拥有的财富。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已经金盆洗手了。”阿瓜气咻咻地说,他没想到时隔三年,老呆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2。一个猎物
  
  老呆告诉阿瓜,他从来没想过要来打搅他的新生活,可是迫于无奈,因为他现在遇到了大麻烦。
  
  老呆说,阿瓜离开他后,他只身一人,没有搭档,就没办法行骗了,他成天无所事事,东游西逛,活像只没头苍蝇。最后,他进了赌馆。
  
  “相比我们,其实赌馆才是万恶的骗子,他们设下的牌局,每一局都是圈套,都是陷阱。”老呆说他很快就把自己积攒的钱输了个精光,而且还债台高筑,“欠的都是高利贷,你知道,小老弟,那些家伙个个穷凶极恶,他们说了,要是我不赶紧把欠债还上,他们就会要我的老命!”
  
  “你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阿瓜说着拿出几张银票,递给老呆。老呆哪里肯要?阿瓜急了,叫嚷道:“老大哥,不是我责怪你,你怎么可以进赌场呢?你原来不是再三告诫我,不要去赌馆妓院吗?你怎么去了?我本来是懒得管你的,但是现在你有难了,我不能见死不救!”
  
  老呆很愧疚,说:“你把钱都给了我,你咋办?”
  
  “我还年轻,我可以挣!”阿瓜叹了口气,说,“没了钱,我正好去找个正经活干,不管是帮人砌砖还是帮人放牛,总比当个骗子要好啊!”
  
  老呆接过银票,看了看,面露难色地说:“小老弟,少了啊!”
  
  阿瓜惊愕地看着老呆。老呆眼中泛起了悔恨的泪花,他告诉阿瓜,自己欠下的赌债是个可怕的大数目,大到自己都想死了,一了百了。
  
  “那咋办?”阿瓜看着老呆。
  
  “只好那样了。”老呆重新提起了那个叫阿夏的女人。他说阿夏所拥有的财富,足够把他的欠账还上四五回。“要是我们得到她的金钱,我不仅可以轻松地还掉欠债,我们还将成为天底下少有的大富翁,只要你帮我干完这票,我就立马金盆洗手!”
  
  阿瓜愤恨地看着老呆,他已经无可选择了。
  
  见阿瓜答应了自己,老呆非常激动,他拿出阿夏的资料和自己早就做好了的筹划方案。阿瓜看了筹划方案,觉得这个骗局很完美,成功的把握非常高,只是他很不满意老呆在骗局中为自己安排的角色,因为老呆要阿瓜进入到阿夏的生活里去,博得阿夏的欢心,成为她的爱人。
  
  阿夏现年二十岁,是上海一个富商的女儿。商人才死不久,将名下的所有财产留给了阿夏。阿夏不想呆在上海这个伤心地,就搬迁到了爱城,准备在这里居住,开始她的新生活。
  
  老呆假扮一位海外古董商人,是阿夏父亲的一位老朋友,听说老友亡故,特地从海外回来,赶到上海去吊唁,并且希望可以照顾老友的女儿,给予她可能的帮助。但是老友家已经人去楼空,他四处打听,才知道老友的女儿去了爱城,于是他又特地从上海赶到爱城。
  
  在阿夏的豪华别墅门前,老呆见到了阿夏。老呆一见阿夏,就难以抑制地老泪潸然,滔滔不绝地怀起旧来。老呆一边说,阿夏就跟着一边啜泣。不过阿夏对于这位突如其来的伯父,还是露出了警惕之心,因为她从没听她父亲生前提起过这样一位老友。
  
  老呆告诉阿夏,他远赴海外的时候,阿夏还只是个两岁的孩子。为了验证自己所言非虚,老呆告诉阿夏,他辞行前往海外那天,正是炎炎夏日,粗心的丫鬟在沏茶的时候,不小心烫伤了调皮的阿夏。
  
  “如果没记错的话,烫伤的地方应该是在你的腰部,伤得不轻,留有疤痕。”老呆说。
  
  阿夏点点头,将这位突然远道而来的“伯父”请进了她的豪宅。
  
  3。狼羊之爱
  
  现在该阿瓜出场了。在这场骗局中,阿瓜扮演的是老呆的义子,一位专门研究历史和草药的大学教授。既然是教授,就得在穿着打扮上讲究,言谈举止上文雅,关键是所说的话语得有学问。为了不至于露馅,老呆早就给阿瓜找了一大堆关于历史和草药的书籍,那些天阿瓜不分昼夜地钻在书堆里,搞得昏头转向。
  
  “你可不能马虎。”老呆语重心长地说,“这可是笔大买卖,一点点小疏漏就可能让我们的这个骗局泡汤!要知道我们对付的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孩,根据我掌握到的资料,她可精明得很,而且满肚子的学问,最近刚刚开始学习历史和草药方面的知识,你要把这个钻研透彻了,不仅可以和她拥有相同的话题,还可以指导她,俘获芳心就会事半功倍!”
  
  阿瓜用心苦读,他的努力还真没白费,第一次见面,他的表现就让阿夏刮目相看了。交谈中,阿夏随手指着壁柜上摆设的一个酒壶,说那是她刚刚在古玩市场买的,但是上面的铭文她认得不是很明白。
  
  阿瓜走过去,拿起那个酒壶,看了铭文,笑笑说:“这是宋朝抗金名将宗泽赠送抗金义军‘八字军’的器物。公元1127年,王彦率抗金部队进入太行山,因面部刺有‘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而得名‘八字军’。后来傅选等十九寨义军相继加入,人数发展至十余万,多次击败金兵,屡建战功。为了奖赏王彦,人称宗爷爷的宗泽专门制造了一批酒壶,赠送将士,鼓励英勇杀敌。”
  
  阿夏听后,不由得对阿瓜刮目相看。
  
  阿瓜的表现也让老呆很满意。但是阿瓜却觉得其中有些蹊跷,比如他对阿夏身世的掌握,怎么可能连阿夏腰部的疤痕都那么清楚?他隐约觉得是老呆和阿夏一起合谋在欺骗自己。
  
  老呆哈哈大笑,对于阿瓜的质疑,他表示非常欣赏:“哦,小老弟,你要不当骗子真是可惜了。不停地对眼前一切质疑,这是优秀骗子必备的条件之一,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不掉入圈套,才可能不被反骗,也才可能发现一切可能造成纰漏的瑕疵。”老呆告诉阿瓜,为了这场骗局,他谋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要骗一个人,知道他的来龙去脉是最起码的条件。“至于阿夏腰部的疤痕和疤痕的来历,其实很简单,找到她的奶妈和丫鬟一问就一清二楚了。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我又怎么可能得到她的财富呢?”
  
  在老呆的建议下,阿瓜专门结识了爱城几个大学问家,同时加紧了对历史和草药的研究,而且还涉猎了艺术和建筑。努力没有白费,阿夏对阿瓜从好感到爱慕,慢慢被他吸引。一次黄昏后的散步,让阿瓜觉得自己也爱上了眼前这个“猎物”。
  
  那天他们说了很多话,谈了很多历史人物,阿瓜还教阿夏认识了很多种草药。其中一种阿瓜做了特别介绍,名叫三叶薄荷,止血消肿有特别功效。这是因为阿瓜和老呆第一次搭档行骗,阿瓜露了破绽,被人家看穿暴打一顿,当地一位好心人教会他们认识了三叶薄荷,说这东西消肿止血很有效。
  
  “三叶薄荷救过我的命。”阿瓜说,“有一回我在野外考察摔伤了,就用它止血消肿,要不是这种奇妙的草药,说不定我就没有机会站在你的面前了。”
  
  “今后我会照顾你的,你再也用不上它了。”阿夏含情脉脉地看着阿瓜。
  
  看着阿夏清澈的双眸,阿瓜感到她是那么善良,那么纯洁,那么可爱,心头不由一阵扑腾乱跳。阿瓜觉得自己不可救药地爱上她了。
  
  阿瓜慌忙避开阿夏脉脉温情的注视,暗暗告诫自己,骗子怎么能对猎物产生感情呢?那将功亏一篑!
  
  老呆也发现了苗头不对,他把阿瓜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要搞个清楚。
  
  “我感觉……我可能是爱上了她。”阿瓜没有否认。
  
  “要知道你是骗子!猎手怎么能爱上猎物?狼会爱上羊吗?猫会爱上耗子吗?”老呆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我也不想,但是她太漂亮了,而且她是那么善良,那么纯洁,她连一只小虫子都不忍心伤害。要知道,她对我还那么好,还说以后会照顾我,想一想这天下谁对我这么好过?”阿瓜说。
  
  “如果你爱上她,你的感情就不允许她受骗,你的立场就会改变,你的行为举止就会变得很奇怪,会被她一眼识破的,到时候你的爱情变成一堆臭狗屎不说,还会葬送掉眼看就要到手的大笔财富,沦为整个骗子界的笑话!”老呆强压住怒气,要阿瓜立即收拾自己的情感,不能让情感再泛滥了,免得坏了大事,“她只是猎物,是受骗者,而你,你是骗子,知道吗?你得搞明白我们在干什么!”
  
  “我知道了。”阿瓜虽然感到痛苦,却不得不承认老呆说得对。
  
  4。痛苦抉择
  
  但是随着和阿夏的进一步交往,阿瓜感到自己对于她的那份情感非但没有被理智地遏制住,而且变得越来越浓烈了。
  
  “你真爱上了阿夏?”老呆问。
  
  “是的。”阿瓜说。
  
  “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老呆问。
  
  “滚得远远的。”阿瓜说,“有我在,你别想伤害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真的吗?”老呆笑起来,乜斜着阿瓜说,“难道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爱她?相信你对她的感情是纯真的?其实你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把我挤开,最后独吞掉这头可怜的猎物!”
  
  “不是!”阿瓜说,“我是真心爱她。”
  
  “你是真心爱她的钱吧!”老呆哈哈大笑,指着阿瓜说,他非常清楚阿瓜心里的小九九,因为在他的计划里,早就想到了阿瓜会这么干。阿瓜会假借自己爱上了阿夏,然后将老呆挤出局。为了让自己的表演更真实一些,阿瓜可能真的会跟阿夏结婚,但是他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什么爱情,而是钱。“婚后不久,你就会干掉阿夏的,凭你阿瓜的本事,你一定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最后,阿夏的那些钱财,就理所应当地进入了你的腰包!”
  
  阿瓜气得七窍生烟,可就在他要发作的时候,老呆摆摆手,冷笑一声,说:“局是我设的,你既是我的搭档,也是这个局上的棋子,我既然猜到了,自然有我的防范!我不会让你成功的。”说完,老呆扬长而去。
  
  阿瓜看着老呆的背影,一时无可奈何。他非常清楚老呆这个人,他诡计多端,下手狠毒,受骗者只要进入了他布置的骗局,很少有人能逃脱,几乎每一个受骗者的结局都很惨,不是家徒四壁,就是家破人亡。
  
  那么这回呢?老呆的枪口像是已经锁定了阿夏,她在劫难逃了,似乎不要自己参与,他都可以搞定,他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了。难道自己真的无法保护阿夏,无法保卫自己的爱情吗?自己就必须像一枚棋子一样被他捏在手里,在他的骗局里或左或右,完全听从他的使唤吗?
  
  阿瓜步履蹒跚,心情格外沉重。当他推开门,他惊愕地发现,老呆正坐在他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把枪。那是阿瓜的枪,他防身用的,一直藏在隐蔽处。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枪?”老呆笑眯眯地问,枪口对着阿瓜,“难道我就没教过你,我们发财靠的是脑子么?你忘了我们只是骗子,不是杀手么?”
  
  “我防身用的,没其他的意图。”阿瓜说。
  
  “鬼知道你是不是准备用它来对付我呢。”老呆笑笑说,“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瓜看着老呆和他手里那黑洞洞的枪口,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丢掉你那廉价的爱情吧小老弟,好好跟我合作,只要干成了这一票,小老弟,你就是大富翁了。只要你有钱,爱情随处都可以拾得,你把钞票一挥,漂亮的小妞鱼儿一样成群地往你怀里钻。”老呆舔舔嘴唇,像是刚刚吃过一道美味的菜肴。
  
  “不!”阿瓜叫道。
  
  “你别跟我说不字!”老呆扣上扳机,枪口晃来晃去却始终对着阿瓜,他的语气充满愤怒,“我带你来是行骗的,不是带你来谈情说爱的!”
  
  阿瓜不敢再吱声了。
  
  老呆松了扳机,又扣上扳机,就这么来来回回,像是在玩一个游戏:“看在我们搭档多年的分上,你就收起你的狗屁爱情吧,好好帮我干完这一票。要不然的话——”老呆目露凶光,狞笑一声,扣上扳机,“我不仅会让阿夏一无所有,同样也会让你一无所有!”
  
  枪口之下,阿瓜只好点点头。
  
  “这里我要告诉你,因为你表现得不稳定,我必须改变计划,明天在老地方碰头。”老呆说完,将那把枪丢在身后,扬长而去。
  
  5。舍身取情
  
  老呆决定立即动手。因为根据他的调查,阿夏并没有将所有的钱财存进银行,存进银行的只是钱币,而钱币只占她财富的小部分。占大部分的是钻石,是黄金,是美玉,是珍珠玛瑙。而这些财宝都被她藏在别墅里,至于具体什么地方,应该并不难找。
  
  “如果不是你的表现不稳定,她的一文一钱都会被搜刮进我们的口袋,但是现在,为了防止节外生枝,我们只有提早下手了。”老呆说着摸出一个小瓶,递给阿瓜,说那个小瓶里装的是可以让人昏迷的药物,他要阿瓜跟阿夏在一起的时候,将药物搁进阿夏的酒水里,等她昏迷过去后,他们就可以在整栋别墅里肆无忌惮地寻找她藏匿的财宝了。
  
  “只能让人昏迷吗?”阿瓜问。
  
  老呆愣怔了一下。“还有没有让人无知无觉就死去的药?”阿瓜问。
  
  “你要干什么?”老呆不解。
  
  “我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阿瓜说。
  
  “哦,不,我们只是骗子,我们不是杀手。我们只欺骗,不杀人!”老呆笑笑说。
  
  “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干!”阿瓜说着要把药瓶还给老呆。
  
  “我真没想到你的心会变得这么狠毒。”老呆只好答应阿瓜,说下午就把药送来。
  
  下午,当老呆把毒药瓶递给阿瓜的时候,阿瓜也递给了老呆一样东西,是一封信。阿瓜要老呆保证,这封信必须三个时辰后才能拆开。
  
  等阿瓜前脚一离开,老呆就拆开了信,一看,可把他吓了一大跳,他赶紧叫了辆黄包车,往阿瓜住的地方赶。阿瓜给老呆的是一封绝命信。信中写了自己存放金钱的地方,他要把自己这些年积攒的钱,全部送给老呆,目的只有一个:求老呆放了阿夏。
  
  阿瓜说他的确是真心爱上了阿夏,他知道自己无力阻挡老呆对阿夏的暗算,但他愿意用自己的死,来换取老呆的承诺,就是放过阿夏!他乞求老呆看在他们多年情谊的分上,看在自己奉送他的那些金钱的分上,看在自己对于阿夏爱情的分上,放过阿夏……
  
  老呆还是晚了一步,阿瓜已经吃了药,正口吐白沫,见老呆赶来,阿瓜拼着最后的力气哀求他放过阿夏。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条小命,怎么抵得过阿夏那么多的金银财宝?”老呆说。
  
  “你骗人,你不是……答应三个时辰后……才拆信的么?”阿瓜痛苦地挣扎着。
  
  “骗子的话也信?”老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把阿瓜从地上抱起来,就往医院赶。
  
  阿瓜的命保住了。
  
  阿夏听说了消息,赶紧跑来。当看到阿瓜躺在病床上那苍白的面容,阿夏扑到他怀里哭起来,她问阿瓜怎么会中毒,是不是有人害他。阿瓜轻轻抚摸着阿夏的后背,安慰她说他不过是不小心吃了过期变质的食物,而且医生已经说没有什么大关系,只消休息几日,便无大碍。
  
  老呆也在一旁帮腔,说阿瓜强壮得就像一头牛,别说一点过期变质的食物,就算是棍棒刀枪也拿他没办法。
  
  阿夏破涕为笑,她抹掉眼泪,给阿瓜削了水果,喂到他嘴边。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得如同花儿一样的女孩,看着她纯净的双眸,阿瓜的心阵阵碎疼。
  
  送走阿夏,老呆责问阿瓜为什么要干这样的蠢事:“如果你真想保护她,第一你可以一枪打死我,第二你可以直接告诉她事实真相!”
  
  “我从来没杀过人,再说,你曾经有恩于我。”阿瓜停顿片刻,说,“如果告诉她,我怕她接受不了,她可以接受我的死亡,但是她没办法接受她最爱的人欺骗她……”
  
  “小老弟,你差点干下一件蠢事啊!”老呆叹息一声,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惜。
  
  “那么说,你愿意放过她了?”阿瓜问。
  
  老呆不置可否。
  
  “难道你还不肯放过她吗?”阿瓜呻吟般地叫唤道。
  
  “你既然已经做了初一,难道我就做不出十五么?”老呆微笑着拍拍阿瓜的肩膀,站起身来披上衣服,扬长而去。
  
  6。杀死老呆
  
  看着老呆离去,阿瓜的脑子里怎么也抹不去他那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么些年来阿瓜实在太清楚老呆这个人了,他是个死性子,认准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做到底。记得有一回他们设局骗一个商人,那个商人很精明,识破了圈套。但是老呆还是不死心,四处网罗人手,设置了一个更大的局,最后让那个商人中了圈套。可是结果呢?除去车马费和那些骗子们的分成,还亏了一大截。可是老呆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是一定要让那个商人中招,甚至不惜血本。
  
  阿瓜不寒而栗,他很清楚老呆下一步会做什么,他一定是要亲自出马,让阿夏中招。
  
  阿瓜拔掉针头,赶紧回到住处,他从沙发底下掏出了那把枪,打开一看,子弹满满的。然后出门叫了辆黄包车,给了三个大洋,要抄近路将老呆堵截在他前往阿夏别墅的路上。黄包车夫很卖力,跑得飞快。阿瓜选择在一个僻静的拐角处下了车,跟车夫要了香烟,然后蹲在地上,等候老呆的出现。
  
  没过多久,老呆出现了。他怀里抱着一束鲜花,手上还拎着一大包礼物,兴冲冲朝别墅走去。阿瓜知道他会趁阿夏不注意拿出药物将她迷倒,然后在别墅里肆无忌惮地搜刮财宝……
  
  阿瓜噌地站起来,挡住了老呆的去路。
  
  “小老弟,你不好好在医院躺着,咋出来啦?”老呆吃了一惊。
  
  “你去哪儿?是不是去找阿夏?”阿瓜问。
  
  “是啊,我去告诉她事实真相……”老呆微笑着说。
  
  “住口!有我在你就别想伤害阿夏!”阿瓜掏出手枪,对着老呆“砰砰砰”就是一阵乱射,只见花瓣和鲜血四处飞溅,老呆伫立在那里满脸惊愕,好一会儿才晃悠悠地倒下。
  
  阿瓜丢了手枪,跌跌撞撞地跑开了。跑了一阵,一股凉风吹来,他清醒了许多,觉得自己必须去见见阿夏,然后就去警察局投案自首……
  
  “你怎么不在医院里躺着,我刚熬好鸡汤,这就要来看你呢。”阿瓜赶到时,阿夏正拎着一罐子汤准备出门。
  
  “赶紧回屋,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你说。”阿瓜慌慌张张地将阿夏拉进大门。
  
  阿瓜紧张的神情将阿夏吓住了。阿夏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知道不该瞒着你,因为我爱你。但是我不配!”还没说两句话,阿瓜的眼泪就扑簌簌掉下来。他告诉了阿夏自己的真实身份,说自己不过是一个骗子,至于自己的那位“义父”,也就是阿夏的那位“伯父”,也是个骗子,是他的师傅,也是他的搭档。阿瓜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告诉阿夏,他刚刚开枪杀了老呆。
  
  “我不止是个罪该万死的骗子,我现在还是个杀人犯!”阿瓜说,“不过我很高兴你毫发无损,只是我先前不该欺骗你……”
  
  阿夏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阿瓜呆呆地站了一阵,看着哀伤的阿夏,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推门准备离去。
  
  “你去哪里?”阿夏上前扯住他。
  
  “我去投案。我杀了人,而且杀死的是曾经救过我的恩人,我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阿瓜说。
  
  “你走了,我怎么办?”阿夏一把抱住阿瓜,钻进他的怀里,嘤嘤哭起来。
  
  “那你愿意跟我一起逃亡,做一对亡命天涯的夫妻吗?”阿瓜垂泪道。
  
  阿夏点点头,却又说:“但不是现在,我还得等一个人,等我的父亲……”
  
  “你的父亲不是死了么?”阿瓜问。
  
  “我等我的生父。”阿夏说。
  
  7。峰回路转
  
  阿夏告诉了阿瓜,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她的父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将她托付给了他的一位朋友。他的养父是个教书先生,专门教授历史,闲暇的时候喜欢摆弄些草药,邻里乡亲谁有个头疼脑热都来找他,他也因此换取几个油盐钱补贴家用。
  
  “可是老呆掌握的资料里头,你的父亲是一位富商啊!”阿瓜听得有些发蒙。
  
  “哦,他可能说的是我的生父吧。在我养父临终之前,我对我的身世一无所知。”阿夏接着说道,她的养父对她很好,送她读书,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她也对历史和草药非常感兴趣。但是养父的身体情况一直不太好,总是小病小恙不离身,阿夏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养父最终溘然长逝,临终之际他告诉了阿夏她的身世。他说阿夏的父亲原来是一位上海富商,因为无法接受她妈妈的死去,多年以前就搬到了爱城。养父让阿夏找出一口箱子,阿夏打开,里头尽是银票,还有一张房契。
  
  “你父亲在爱城给你购置了一处豪宅,这点银票都算不了什么,他还在豪宅里给你藏匿了大量的金银珠宝,这一切,都是他对你爱的补偿。”养父要阿夏在安葬了他之后就立即起身去爱城,在那处豪宅里恭候她生父的到来。
  
  “你从来没见过你的生父?”阿瓜问。
  
  “不过我会认得他的,他跟我养父约定相认的暗号——在他的胸口上有七颗黑痣,像北斗七星一样排列。”阿夏说。
  
  “七星痣?”阿瓜以为自己听错了。
  
  阿夏点点头。
  
  阿瓜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顿时头晕目眩,浑身冰凉,跌坐在地。
  
  “你怎么了?”阿夏忙上前搀扶阿瓜。阿瓜直哆嗦,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跟阿夏说,说自己刚刚打死的那个大骗子,那个冒充她“伯父”的家伙,胸口就有七颗黑痣!可是不说又怎么行?难道就让阿夏在这里空空等候一辈子么?阿瓜咬咬牙,泪流满面地将老呆胸口就有七星痣的事情告诉了阿夏。
  
  “你是说……你刚刚打死的那个骗子,他是我的生父?”阿夏看着阿瓜,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这一切都是个玩笑?”阿夏抱着脑袋,觉得整个人都被搞得稀里糊涂的了,“哦,老天爷啊,如果他是我的生父,那么这别墅,还有那些钱财,可都是他给的,他怎么还会装骗子?我的生父是个富商,不是个骗子!阿瓜,你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个玩笑,不是真的!”
  
  “天下不可能有两个人胸口都有七星痣……”阿瓜痛苦地说。
  
  “我不相信,你一定搞错了!”阿夏说。
  
  会不会真是搞错了呢?阿瓜和阿夏决定去弄个明白,两人出了门,径直去了警察局,问今天是不是发生过一起杀人案。
  
  “是啊,把半个爱城闹翻天了。”警察说,“一个人在半道上被人打死了,身上被打得跟筛子似的全是窟窿眼儿。”
  
  “我们想看看死者。”阿瓜摸出一把大洋,塞给警察。
  
  警察将阿瓜和阿夏领到停尸间。死者躺在地上,身上盖着白布。阿夏不敢上前,阿瓜壮着胆子,轻轻撩开白布,他看到的竟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于是起身跟阿夏摇摇头,回头问警察:“今天还接到过其他报案吗?比如枪击案?”
  
  警察摇摇头。
  
  “麻烦你帮我查一下。”阿瓜又塞给警察一把大洋。警察不仅给爱城其他几个警察分局打了电话,还给爱城周边的警察局打了电话,此外还给医院打了电话,询问是否收治过枪击伤者。得到的答复是除一个玩弄火枪走火自伤的外,还有一个因为黑帮内讧打死的过街女人。
  
  阿瓜带着阿夏赶到医院,看到了那个火枪走火自伤的人,是个少年。
  
  “那个女人我们就没必要去看了吧。”阿夏说。
  
  阿瓜怔怔地看着阿夏,一切他都没法子解释了。明明打死了老呆,但是整个爱城却没有枪击案的报告。阿瓜不死心,带着阿夏赶到他打死老呆的现场,终于,他在现场发现了几处血迹。血迹一点一点,拖得很远,像故意引诱小鸟进笼的小米粒。阿瓜和阿夏追踪着小米粒一样的血迹,慢慢往前走,当血点消失,他们直立起腰,都愣住了。因为血点消失之处,就是阿夏的别墅大门。
  
  推门进去,他们就闻到了一股大米饭的香味。厨房里还传出噼里啪啦油煎火爆的声音。在厨房的窗口,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老呆。
  
  “嗨,孩子们,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回来吃饭了!”老呆伸出脑袋,冲着他们笑呵呵地叫道。
  
  8。事实真相
  
  老呆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还有一瓶昂贵的法国红酒。阿瓜和阿夏在他面前坐下,两个人看着老呆那意味深长的微笑,面面相觑。
  
  “一切马上就会真相大白了。”老呆说。
  
  老呆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骗子,那时候他有个很好的搭档,这个搭档在行骗之余,对历史和草药特别感兴趣。有一天,这个搭档告诉他,通过学习历史,他已经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行骗者都没有好下场。而精通草药行医,则可以获得尊重和美满的生活。在那个搭档的建议下,他们都金盆洗手不干了。此后不久,老呆娶了个美丽的妻子,他们很恩爱,他饱尝了爱情的甜美和恬淡生活的温暖。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他的妻子因为难产死亡。老呆无法接受妻子死亡的事实,心灰意冷,嗜酒如命,很快就将积蓄挥霍了个精光。那位搭档在金盆洗手后做了一所中学的历史教师,对于他的遭遇感到非常痛心,并把自己的钱财全部送给了他,希望他可以好好生活,养育孩子。
  
  很快,老呆将搭档送给他的钱也挥霍精光了。从此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于是,动起重操旧业的心思。但是他的那位搭档却不肯再出江湖。于是,老呆就将不到两岁的女儿送到了搭档那里,请他帮忙照顾。
  
  “那个女儿就是你。”老呆看着阿夏,然后扯开衣裳,露出胸口的七星黑痣,说,“我就是你的父亲。”
  
  老呆说,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阿夏,从小就狠心抛下她,他一直想要补偿,但是却想不好该怎么做。直到有一天,他看着到手的金灿灿的黄金,才想到应该给女儿留一个富足的未来。于是他就开始攒钱,这么些年来,他积攒了很多钱,买了很多珠宝钻石,还买下了这栋漂亮的别墅。但是他的那位搭档却告诉他,一个美好的未来不止是有很多金银财宝。想到女儿如今已经亭亭玉立长大成人,老呆不得不考虑女儿的终身大事。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负责,我要为你找一个深爱你、值得你托付一生的人。”老呆说着暼了一眼阿瓜。
  
  老呆说,阿瓜是他的第一人选,因为阿瓜是他从小就收养的,他的品行自己非常清楚。尽管阿瓜一直在跟自己行骗,但是他内心的良知却从未泯灭。而且他已经金盆洗手。
  
  “于是我就安排这场骗局,以此来考验阿瓜,没想到他果然爱上了你,而且在金钱和爱情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爱情。”老呆微笑着看着阿瓜,“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阿瓜既激动,又高兴,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愤怒。
  
  “但是你知道,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老呆拉下脸来,看着阿瓜,“我没想到你竟然向我开枪!”说着老呆摸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阿瓜,“你得吃我一枪,这事才算扯平。”老呆话音没落,就扣动了扳机,只听得阿夏一声尖叫,接着砰一声枪响。
  
  阿瓜并未倒地,只是胸前沾满了血浆。
  
  “他死不了,这是血浆弹,是我们骗子的发明。”老呆看着阿夏惊恐的样子,转头跟阿瓜笑呵呵地说,“你买枪的时候可没逃过我的眼睛,担心你闹出人命,我给你换了子弹。要记住,骗子只骗人钱财,可不能害人性命,这是我们这个行当的规矩。”老呆随手把枪拆得七零八落的,丢进了垃圾桶,拍拍手,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怎么样?这场骗局你们觉得我设计得如何?”
  
  阿瓜和阿夏相视一笑,不置可否。
  
  “得赶紧吃饭,因为这事情还没完。”老呆告诉阿瓜和阿夏,他前天路过爱城孤儿院,看见孤儿院的房子又破又烂,孩子们在里头挨冻受寒,因此他刚刚给孤儿院打去了电话,要把这栋别墅捐献给孤儿院,此外还有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结果呢,我被那个院长臭骂了一顿,说我是骗子。我请她相信我一次,要她两个时辰过后就来接收。我真希望她会相信我的话。”
  
  阿夏和阿瓜笑起来。阿夏说:“如果是我打电话告诉她这事的话,她肯定会相信的。”阿瓜站起来,走到一边拿起电话,说:“来,亲爱的,快打电话给院长。”

故事分类

故事荟•猜你喜欢

实用查询

汉语字典 汉语词典 成语大全 英语单词大全 英语近反义词 英语例句大全 在线组词 近义词大全 反义词大全 英文缩写大全 故事大全 造句大全 简繁字转换器 拼音在线转换 数胎动 安全期计算器 排卵期计算器 孕产期计算器 怀孕40周 2022年清宫表
©2022 小娃子  版权所有  小娃子 育儿生活实用查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