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来骗去都是情》故事荟

  晶晶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因为她那最要好的朋友小虹的丈夫阿伟不幸遭遇车祸身亡。晶晶帮着料理丧事忙了好几天,刚要喘口气,小虹的母亲又给她打来电话,央求她劝劝小虹,她因为丧夫悲伤过度,绝食好几天了,成天躺在床上喃喃念着:“我不想活了……阿伟……我要……随你而去……”
  
  当晶晶见到小虹时还真吓了一大跳,就隔了这么几天没见面,这位闺中好友简直变了个模样!晶晶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便湿润了,急忙上前执着她的手哽咽着安慰道:“虹姐,你要节哀顺变啊!”可小虹摇了摇头,艰难地从喉咙深处滑出了一句话:“晶晶……我……恐怕……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晶晶“哇”地一声嚎开了:“不不不,虹姐,你要朝宽处想呀!人死不能复生,你何苦这般糟蹋自己的身体!”
  
  小虹喘着气回应:“我……我和阿伟……早有……山盟海誓,生要同床……死要同穴……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月死……他一死,我的魂也便丢了……”
  
  晶晶哭着安慰:“虹姐,我知道你和阿伟情深似海,可生死有命啊……”晶晶的话还没说完,小虹又双眼一闭,似睡非睡,面如死灰。
  
  小虹娘吓得号啕大哭起来:“孩子,你这般模样,万一有个好歹,娘也不想活了啊!”
  
  晶晶急忙安慰道:“伯母,你也别悲伤过度伤了自己的身体!”
  
  小虹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晶晶,替伯母想想办法吧,谁能劝醒小虹往宽处想,我愿不惜重金奖赏!”
  
  晶晶含泪答道:“伯母,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吧!”
  
  离开小虹的卧室后,晶晶在客厅里休息了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问道:“伯母,阿伟的手机在哪?”
  
  小虹娘悲怆回应:“不就在小虹枕边,她说人不在了,让遗物陪在身边,见物如见人,可这样反而更会火上浇油增加悲伤啊!”
  
  晶晶沉思片刻,自言自语地叹道:“心病只有心药医,看来还得给她洗洗脑子了!”
  
  下午,躺在床上的小虹在昏昏沉沉中突然听到枕边传来一阵喜鹊的喳喳叫声,睁眼一瞧,原来是阿伟的那个手机来短信了。这手机充了电能管二十多天,阿伟走后她便一直放在枕边,再也没人来电了,今天是什么人发短信来了呢?小虹顿生疑团,强打精神按键一瞧,荧屏上便显出了几行小字:“好几天没联系上,上星期六约好在老地方见面,为何失约了?”小虹瞧罢,不以为然地苦苦一笑,一定是哪个鬼妹子发神经发错了手机。
  
  刚要合眼,“喜鹊”又喳喳叫了,小虹便想告知对方纠正错误,可打开一瞧,上面的字赫然入目:“阿伟,你为何不作答复?是不是另有新欢,想抛弃我了?”什么,什么,这是发给阿伟的短信?小虹顿觉头上挨了一棒,竟然清醒过来,一股怒火倏地从心底冒起,杏眼圆睁,脸色潮红,鼻翼翕动,直喘粗气。
  
  就在这时,晶晶从外面一头撞了进来:“虹姐,我在外面听到手机响,是不是什么人打电话来了?”
  
  小虹从床上挣扎坐起,将枕边的手机递过来怒气冲冲地道:“晶晶,你瞧瞧上面的短信!”
  
  晶晶拨弄了一番后,不由得也大惊失色:“虹姐,难道阿伟生前真的有外遇?”
  
  小虹悲伤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不……这怎么会呢?”
  
  晶晶叹口气,自言自语:“是啊,像你们这样情深似海的夫妻,压根儿不会出现这类桃色新闻的!可事实偏偏又摆在眼前,还真是人心叵测,画虎画皮难画骨啊!”
  
  小虹喃喃自语:“也许这个阿伟是重名的吧?”
  
  晶晶冷冷一笑:“可手机并不会重号啊!”
  
  小虹又摇摇头:“也许发错了手机?”
  
  晶晶大声回应:“不可能连着发错两次!”
  
  话音刚落,“喜鹊”又叫了,按键细瞧,又一条短信出现了:“阿伟,你再不回复我便直接和你通话了!”
  
  两人瞧罢短信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最后还是晶晶吭出一声:“我们以静制动吧!”
  
  果然,不一会儿手机真的响了,小虹按键一听,对方传来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声音:“阿伟吧?你小子为啥要躲避我?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我决不罢休!”
  
  小虹听罢浑身直颤抖,半晌才吼出一声:“你这妖精是谁?”吼声刚落,对方便吓得关机了。
  
  晶晶似乎也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一个劲地叹着气:“难怪古人说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才须待七年期。想不到阿伟平日在你面前甜姐姐、蜜妹妹,亲热得不得了,背地里竟也干出了这种偷鸡摸狗的风流事!要不是今天他的遗物泄密,恐怕他把你虹姐卖了你还要替他数钱哩!”
  
  奇怪的是小虹经过这么一番刺激,不但没加剧病情,反倒振作起了精神。她含悲带怒地向晶晶交待,要她请来私人侦探暗访,一定要追查出阿伟生前的“地下恋人”。
  
  晶晶还真会办事,两天后果然拿来了两张照片,都是阿伟生前与这女人的合影,只是这女人的脸部经过技术处理模糊了,侦探说必须保护这女的“隐私权”,尽管她在另一个城市。
  
  小虹将这两张照片撕了个粉碎,当即从床上一跃而起,悲愤言道:“想不到这衣冠禽兽如此德性,生前竟蒙住了我的双眼,死后还让我自作多情,几乎为他陪葬,可怕啊,可怕!”
  
  数日后,小虹娘在一家大酒店的雅座内宴请了晶晶和她的另一位女友。席间,老人家对她俩感激万分,衷心感谢她俩将自己的女儿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那位女友却显得惴惴不安,不住地自责检讨自己:“伯母,我只觉得这样做欺骗了虹姐,玷污了她圣洁的感情,尤其对不起九泉之下的阿伟!”
  
  晶晶抢过话头揽过责任:“如果说是欺骗,那么这阴谋的实施我是始作俑者!”
  
  小虹娘急忙安慰道:“孩子,你们这样做救活了我女儿,比什么都值,要说有什么罪过,就让我老婆子一人来承担吧!”
  
  最后,大家终于达成共识,互相安慰道:骗来骗去都是情!等日后小虹的悲情彻底消失了,再向她赔罪揭开这个谜吧!

故事分类

故事荟•猜你喜欢

实用查询

汉语字典 汉语词典 成语大全 英语单词大全 英语近反义词 英语例句大全 在线组词 近义词大全 反义词大全 英文缩写大全 故事大全 造句大全 简繁字转换器 拼音在线转换 数胎动 安全期计算器 排卵期计算器 孕产期计算器 怀孕40周 2022年清宫表
©2022 小娃子  版权所有  小娃子 育儿生活实用查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