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吓死人》故事荟

  青工陈汉下岗后,夫妻俩就在镇上开了家米粉店,每月结算下来,收入比原来上班的工资还多。妻子感到心满意足,但陈汉却不满足于这样的小打小闹,总想着发大财。这不,看人家贩西瓜赚了大钱,他不顾家人和朋友劝阻,带上几年辛勤积攒的几万块钱,启程去河南贩西瓜。
  
  在市里换乘火车的空档儿,他碰上了从前一起摆过小摊儿的卞来财。卞来财浑身上下一色名牌,胸脯挺起老高,背头梳得倍儿亮,双下巴脸上放着油光,提着密码箱,挎着大哥大,十足的暴发户老板派头。几年不见,这家伙看样子是发了。卞来财见了陈汉特别的热情,说什么也要拉他上饭店。
  
  陈汉跟卞来财进了家饭店。酒桌上,卞来财听说陈汉要去河南贩西瓜,非常不屑:“贩西瓜?哼!既费劲风险又大,遇上天气变化,弄不好血本无归,就算一切顺利,又能挣几个钱?”陈汉乘机向他请教怎样才能挣大钱?卞来财像不认识似的盯着陈汉,惊诧地问:“怎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没听人家说吗?要捞钱,上云南,云南遍地是黄金。不出力,不流汗,转眼腰缠几百万……”
  
  “是真的吗?”“这还能假得了!你大哥我不就是个活例子?我原本和你一样摆地摊儿,后来跑了几趟云南,你看大哥现在怎么样?”
  
  陈汉问卞来财跑云南做什么项目?卞来财摆摆手:“喝酒,喝酒。告诉你,你也干不了。你这人的胆量我知道,只适合小打小闹,你没有这个魄力。”卞来财越是不说,陈汉越想知道。卞来财拗不过他,神秘地往四周看了看,让陈汉附耳过来,轻轻地说:“白粉。”陈汉立马惊叫起来:“那可是犯法的呀!”
  
  “你看,你看,我就说你没这个胆量。哼!犯法?那当官受贿犯不犯法?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干呢?算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些没用,你还是贩你的西瓜去吧!”就这样,卞来财一会儿贬,一会儿激,说得陈汉心里痒痒的。酒足饭饱之后,陈汉的脑袋里也装满了发横财的念头。他退掉了去河南的火车票,跟随卞来财去云南做那种“比抢劫来钱都快”的毒品生意了。
  
  卞来财果然轻车熟路,很快帮陈汉弄到了货,并帮他用一种灰色的油纸包好,放在旅行包的夹层内。他告诉陈汉,用这种纸包装的毒品,仪器检查不显示,警犬的鼻子嗅不出来。又教他怎样应付检查,回去如何出手等等,关心得十分到位。陈汉的心里十二分的感激他。
  
  尽管如此,携带着毒品的陈汉仍免不了惶恐不安。以前他从没注意大街上有这么多打击制毒贩毒的公告和标语口号,此刻却好像一下子全贴到了他的眼皮上。那上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他心惊肉跳,每见到一个军人和警察,他的腿都要不由自主地哆嗦一阵。卞来财告诉过他,此次携带的毒品数量,出手后足以终生富贵。但他也清楚,一旦败露,也足够枪毙几次的了。还好,一路上总算没出什么事。
  
  为防万一,陈汉花钱雇了个民工帮他拎包,他跟在不远的后面。这样一旦出了问题,他就可以及时脱身或抵赖。在云南境内曾有一次严格细致的检查,仪器搜索,狼狗嗅,并有两人被查出毒品而当场逮住,他紧张得差点尿裤子。但好在卞来财的伪装做得好,陈汉有惊无险,安全过关。
  
  上火车盘查也很严,结果什么事也没有。上车坐稳后,他心里就踏实了许多。看来自己这趟云南跑对了,这贩毒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危险可怕。想着即将到手的大把钞票和后半生的富贵,他很是沾沾自喜。还差两个多小时要到终点站了,这几天来的兴奋和紧张也把他累坏了,他晕乎乎地打了个盹。火车到了一个小站,车站小贩的叫卖声把陈汉惊醒了。他一看自己的包不见了,从窗口向外一望,一个小青年拎着他的包正匆匆出站,头也不回地挤过接站的人群,撒开脚丫子就跑。
  
  陈汉急了,不顾一切地从窗口跳下车,向出口追去,一边大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刚喊了两声,陈汉就猛地停住了叫喊,他害怕把警察喊来坏了大事!于是闭上嘴一声不响地猛追,要知道那包里不只是多年辛劳的血本,还有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呢,说什么也得抢回来!陈汉1。75米的个子,读高中时就是学校长跑冠军。那小偷见陈汉越追越近,急中生智,突然开口大叫:“救命啊,救命!有人抢包啦……”陈汉一把抓住小偷,恨不能立马把他掐死。就在这时,后面乘警和验票员也追了上来,把两人一块扭送到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的门,陈汉吓得全身直打哆嗦,脸色铁青,一会儿说包是自己的,一会儿又说不是,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警察起疑,打开包来检查。一拉开拉链,陈汉就觉得脖子后头直冒凉风,仿佛有枪子正向他脑袋飞来,不由得上牙直磕下牙,浑身筛起糠来。等到警察打开夹层,拿出那包毒品,回头问他这是什么东西时,再看陈汉,早已浑身瘫软,从椅子上溜下来,大小便失禁,昏死了过去。警察悟到事态严重,立马把陈汉送往医院抢救,同时派人把那包东西紧急送往市局检验。
  
  到了医院,陈汉因惊吓过度,导致大面积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于非命。市局的检验报告很快有了结论,那包精心包装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毒品,而是一包普普通通的滑石粉。
  
  警察根据身份证找到陈汉的妻子,知道陈汉在去云南前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是跟卞来财一起去云南做大生意去了……警察又顺藤摸瓜,突击审讯那个小偷,原来这是一个以卞来财为首的骗子集团,他们四处打听那些有点本钱又想发大财的人,将其骗去云南做“白粉”生意,在回家的路上又派人跟着,设法把实物偷去或者抢走,这样被害人往往因害怕自己贩卖毒品的罪行败露而不敢报案,只能白吃哑巴亏。

故事分类

故事荟•猜你喜欢

实用查询

汉语字典 汉语词典 成语大全 英语单词大全 英语近反义词 英语例句大全 在线组词 近义词大全 反义词大全 英文缩写大全 故事大全 造句大全 简繁字转换器 拼音在线转换 数胎动 安全期计算器 排卵期计算器 孕产期计算器 怀孕40周 2022年清宫表
©2022 小娃子  版权所有  小娃子 育儿生活实用查询工具